乡贤群体:乡村社会治理重要力量

2020-09-24 05:19 三农资讯 浏览:
半月谈记者近日在江苏走访14个村庄过程中发现,主要由老干部、老党员、老教师,这三老群体构成的乡贤群体已经成为一些地方乡村社会治理的重要力量,成为村风民风改善的推动力。

有事都会找乡贤请教

在江苏省宝应县鲁垛镇贾林村,69岁的刁人贵的家是村里的地标。他家大门口挂着的三和调解室三和人口文化书院两块牌匾也特别醒目。堂屋墙上还写着家庭和美、邻里和谐、代际和谐宣讲法律、解读道德、共建和谐的字样,这个小院落内还集合了书报阅读、婚姻计生法宣讲等多种功能。

被称为乡贤的刁人贵的工作得到了不少村民认可。他是村里的贤人,我们有事都会找他请教。村民高程喜说,2000年以前村里在赡养老人、生产分配、修路修桥等方面矛盾频发。而老刁发动组织了三和杯竞赛活动,15年来坚持评选了12届好公婆、好媳妇等多个奖项,在评选活动中,让群众赶有目标、学有榜样,村里风气明显改善。

贾林村支书朱成奇说,现在村民不欠集体钱、自觉禁烧秸秆,全村多年无一例刑事犯罪、青少年犯罪、集体上访和重大安全事故。

在我们这里,乡贤发挥的主要是文化治理、价值引领的作用。太仓市双凤镇庆丰村支书梁金龙告诉记者,村里特别设立了几支队伍,其中一支就是曹瑞钦等乡贤领衔的社会公德评议团。其关键作用就在于评议,把真善美、假恶丑拿出来晒晒,让人们看清哪些行为是值得弘扬的,应该效仿的,又有哪些行为是应受到鞭挞的,坚决防止的。

对乡贤的认知还应更加全面

70多岁的杨文华曾经是一家企业的负责人,他曾经把一个小厂的年产值做到了上亿元。2011年退休之后返乡,他发现故乡高邮市朱堆村这些年变化不大。在文化建设方面,由于当地是苏中知名的革命老区,发生过车桥战役等重大战役,却没有一个烈士纪念碑,只留下了一些无名无姓的烈士墓。为了更好地发挥红色文化的教育作用,杨文华耗时3年搜集烈士资料,并集资建设了烈士纪念碑。

在回忆这段经历时杨文华仍然有点激动,200多个乡亲,自己掏钱,没钱的做义工,起早贪黑,用了30多天修建起这座高大的纪念碑。

但是,杨文华的一些做法,当地的一些基层干部却不是很认同。一些镇、村干部认为,朱堆村是一个经济薄弱村,村集体经济收入每年仅5万元。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才是首要的。杨文华提出的道德建设的调子高了一点,也超越了农村现实需求。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地方更看重在外的成功人士能给村里捐一些钱,对于这些乡贤推动民风改善的工作重视不足。一位村支书说,村里最看重的还是能不能带头致富,能不能为村里的公共事业无私奉献。

还有些地方将乡贤简单等同于好人,将乡贤助力乡村治理简单等同于好人好事,忽视了其中的文化传承和乡村治理的积极意义。

专家表示,无论是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民生改善,还是促进村风民风改善、传承乡村文化,都是乡村治理的题中应有之义,不应该厚此薄彼,发挥好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作用,需要各方做出共同的努力。

应大力培育乡贤群体

一些基层干部和专家认为,当前在乡村社会治理中应把法治的作用和道德的规范结合起来。乡贤是推进德治的一支重要力量,建议采取切实措施培育乡贤群体,推进乡村文明建设。

盐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文明办主任姜友新建议,在创新乡村治理的规划中,应把发挥乡贤作用纳入其中,一方面应引导退休官员、专家、学者、商人回乡安度晚年,以自己的经验、学识、专长、技艺等反哺家乡,延续传统乡村文化的文脉,使回乡的乡贤成为基层治理的重要力量;另一方面要立足本地开展重塑乡土精英活动,实施民间人才挖掘和培育计划。

一些专家建议在村民议事会中增设乡贤理事岗位,与相关人员共同议事,把复垦房屋补助、安置房分配、建设资金管理等事关村民切身利益、影响集体发展的事项摆在桌面上共同商议。

据了解,贾林村2015年的三和杯竞赛中将增设好乡贤评选,目的是通过表彰乡贤,教育后代,使地方民德归厚。江苏省委党校副校长杨明说,树立新时期的乡贤典型、加大乡贤宣传力度,能够吸引更多基层德高望重的人自觉效仿,发挥德治、善治的力量,促进乡村自治和基层的和谐稳定。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发自:半月谈网


上一篇:谁在让粮农苦苦等待
下一篇:年轻劳动力大量离开 村庄高速消失是好是坏
回到顶部